• 彻底堕落的我
  • 发布时间:2018-01-27

说来惭愧,作为这篇调教贴中两位女主角的儿子,未婚夫,我心里除了怒气之外,还有些许的期待,正当我要往下看时,却听见门外突然响起了开门声。

  看了看钟,却惊讶地发现已经晚上七点了。

  我赶忙关上论坛,提上裤子,拍了自己坚硬如铁的鸡吧两下,希望这个不争气的东西赶快软下去。

  整理好之后,我便开门走了出去。

  「你们回来了呀,玩的怎么样?」

  我强忍着怒意,装成一副什么事都没发生的样子,出门和刚回来的三人打着招呼。

  说实话,眼前三人,啊不,眼前两位女性的打扮让早已熟悉婉玉和妈妈性感身材和性感穿衣风格的我刚刚才冷静下去的鸡吧又鸡动了一把。

  吴凡左边的美女,一身性感的小麦色皮肤,充满成熟英气的脸庞,无不显示这是一位多么优秀的女性,这,就是我的未婚妻,婉玉。

  只不过,这位「优秀女性」的上身,穿着的是一件黑色的抹胸,这件抹胸似乎不够宽,只能遮住婉玉大胸中间的部分,紧紧勒住的抹胸将她上下部的乳肉勒得向外凸起,那两颗大葡萄的轮廓也清晰可见,而更过分的是,这件抹胸的中间,开了一个心形的大洞,将婉玉深邃的乳沟完全暴露在空气中。

  而她那平坦性感的肌肉小腹,可能是由于天气原因,布满了汗水,看起来格外淫荡。

  至于她的下身,是一条黑色的牛仔裤,也是紧紧的,完美地展现了婉玉作为网络「臀神」性感的粗壮肌肉大腿和挺翘的蜜桃臀。

  她的脚上,则蹬着一双透明的凉鞋,涂了黑色指甲油的美足别有一番风味。

  吴凡右边的那位美女,自然就是我的妈妈了,此时的妈妈一身白衬衣黑短裙黑丝袜加一双目测15cm的高跟鞋,完全一副淫荡都市白领的打扮。

  为什么说淫荡呢?只见妈妈的白色短袖衬衣,上面的四颗扣子全部解开着,只有下面的两颗还在努力维系着这个衣服;那篮球般巨大的豪乳,依旧没有胸罩的衬托,让人感觉随时会从衬衫中划出来;而且显而易见的是,要是有谁从侧面或者后面望去,完全能看见妈妈那两颗紫黑色的乳头。

  而妈妈的黑色短裙,也是短到不能再短,只到她臀部的位置,只要妈妈稍微一弯腰,不,甚至都不用弯腰,只要走上几步,那性感的臀肉就有可能暴露在路人的眼皮下。

  要是平时的我,看到这么性感的装束,可能会鸡动一下,但是完全不会多想。

  可是已经知道部分真相的我,却是更加气愤。

  「我们三个人玩得很好呀,凡凡小弟特别会玩呢。」婉玉冲我一笑,摸摸吴凡的头,说道。

  虽然只是一句普通的赞赏,但是在我心里却完全变了味。

  「那个,妈,婉玉,我刚刚想起我们家是不是冰棒没了?这么热的天吴凡小弟总得吃些冷饮,刚好你们才回来,我带小弟下楼看看有什么他喜欢的冷饮吧?

  」

  愤怒的我完全没有多想,强装镇静想要把吴凡拉到楼下好好问问清楚。

  「哇,真棒,谢谢王哥!」

  「没想到这王八蛋戏还做得挺足。」

  我心里想。

  「行,那你们赶快去吧,我和婉玉去烧几个菜,你们记得早点回来吃。」妈妈拉着婉玉去了厨房。

  要不是我看到了之前那个帖子,怎么也想不到这两个我生命中最爱的女人,这段时间一直在旁边这个少年的肉棒下婉转承欢。

  愤怒的我路上一句话都没说,拉着吴凡一路走到楼下的公园树林深处。

  「看来王哥应该是知道咯?估计是因为我发的那个调教贴吧?」刚松开手,我还没发问呢,吴凡便冷静地说道。

  「是啊,快说,你这个王八蛋把我妈和未婚妻怎么样了?」我愤怒地冲他大吼。

  「王哥消消气嘛。我发的两篇帖子你都看到了么?」吴凡依旧冷静地反问道。

  「看了,别耍花样,快说。」

  「看了那就好,背景我就简单介绍一下了,你应该也知道,你妈那个贱货,去开会的时候,不过因为我多看了她两眼胸部,就给了我一耳光,好在我爸喜欢我,让我自己看着办。刚好我手上有那种春药,我给她起名‘贞妇淫’,意思是多么贞洁的烈妇,吃了这种药,都得变成淫荡的骚货。而且这药吧,还有个副作用,就是让女人越来越亲近给她精液的男人。如果一个月每天都服用这种药,那麽这个女人就会将这个月内给她精液最多的人视为生命中最重要的人,无论这个人让她干什么,她都完全不会拒绝。怎么样,够劲吧?」吴凡说着,还不忘向我炫耀一番。

  「别BB,快说。」

  我冷冷地看着他。

  「好好好,我说。想必你也猜到了,你妈早已经被我调教成功了,现在就算是我让她去街上脱光衣服跳舞她都会义无反顾呢。你妈之后为了让我原谅她扇我一耳光的事,在我给她喂了三倍剂量的春药并晾了她一天之后,她跟我说……啊算了,这话我可不好意思说,直接给你听录音吧嘿嘿。」说着,他拿出手机,开始播放一段录音:「主…主人,求求您快给骚逼婊子肉棒吧,骚逼快要痒坏了。骚逼已经意识到骚逼的错了,为了让主人原谅,骚逼还有一个儿媳妇,骚逼可以帮主人得到她。」这一听就是妈妈的声音,只不过听上去妈妈似乎已经有些神智不清了。

  「那你儿子怎么办呢?」

  这是吴凡的声音。

  「不管他,主人开心才是最重要的。」

  妈妈回应道。

  此时的我心里一股凉意突然涌来,脸色有些发白。

  「看到了吧,这是你妈妈让我做的哦~在后面嘛,我就来到你们家,然后你妈在盛饭的时候在你老婆,啊,不,现在还不能叫老婆,那就未婚妻好了,在你未婚妻的碗里加了四倍的春药。四倍啊,我都不敢这么用,你妈对儿媳妇真狠,」说着,吴凡还摇了摇头,「然后又给你下了点强效安眠药,不过这药还有些微的壮阳功效就是了,一次两次没啥,要是多了,嘿嘿,你应该体会过。」「你这个混蛋!」我又一次忍不住怒吼道。

  「不过嘛,我已经将你说的这些话录音了,你要是现在给我妈和婉玉解药并且滚回去的话,我可以不曝光他们。」说着,我掏出早已准备好的录音笔。

  「哈哈哈,」

  吴凡像是听到一个好笑的笑话「曝光?你会么?你这录音要是传出去,她俩人是保住了,但是贞洁名声,可就全毁了哦。还有,究竟谁威胁谁啊?」吴凡忽然神色一冷,捣鼓了两下手机,播放了一段让我如坠冰窖的视频。

  视频可以看出是在我的房间拍摄的,只见床上的我光着身子,似乎迷迷糊糊快要睡着,让我有些面色发红的是,画面中的我虽然快要睡着,下体却如擎天柱般挺立,而我的手正握在我的肉棒上上下撸动着。

  这时,镜头中出现了一个高挑,白皙的裸女身影,正是我妈妈,只见她慢慢走到我的床边,然后画面似乎跳了一下,继续播放,「很难受了吧,不要自己手淫了,妈妈帮你弄出来吧。」妈妈轻声说道,随后,她抚摸着我的肉棒,慢慢走到我的床边,画面又跳了一下,然后便是妈妈握住了我的肉棒,开始给我打起了手枪。

  随后,之前那梦中被奸淫的场景,在我眼中,被这个视频清晰浮现,而且,我叫小玉的那两次全部被剪辑掉了,但是诸如:「妈妈慢点,啊,儿子好爽!」这样的话,却是完完全全被记录了下来。

  原来,那强奸我的女人不是小玉,是真的我妈妈!而此时的我哪里猜不到,每天早上起来,婉玉身上的浓精,肯定都是眼前这个小王八蛋射出来的!只是因为春药或者是他的命令,婉玉才说不知道。

  「我…我竟然和自己的亲生妈妈做爱了么」我心头大乱。

  「怎么样,这个视频够劲吧?现在,似乎该轮到我来给王哥讲条件了哦?」吴凡嘻嘻一笑,似有些俏皮地说道。

  不过,在我看来,他这就是恶魔的微笑!我浑身的力气似乎都被抽干了,膝盖一软「咚」的一声跪在了吴凡面前,我知道,这死小孩敢这么玩,肯定就不止这一份视频。

  「您怎么样才能把我妈和未婚妻还给我,怎么样才能把这段视频删了?」我低着头,不想看他,连称谓都不知觉地变成了「您」。

  「先把你的录音笔拿来。」

  吴凡冷冷地说。

  我听话地交上了手中的录音笔,他摆弄了两下,似乎格式化了里面的所有内容,接着说,「你妈和你未婚妻?还你?这个不可能哦。你现在要做的,应该是主动献上你的妈妈和未婚妻,然后满足我的一切要求,来恳求我不要把视频发出去吧?不然,嘻嘻,你以后的求职路可就断咯~你们家的人生也就彻底毁咯。」他意味深长地笑着。

  「我…我答应您,无论您说什么条件,我都会遵循,希望您不要把视频传出去。」我彻底低下了我的头,虽然我很不甘,但是到目前为止这是我面前的唯一的出路。

  「好吧,那首先,把衣服全脱了,裸着跪在我面前。」「裸着?」我一楞,不由大怒,「你Tm玩我呢吧?」

  「玩你?对,我就是在玩你,」

  吴凡年幼的脸上表情渐渐冰冷,「视频哦,而且这里很少有别人经过,又是晚上,我没让你去那边脱就不错了。」说着,他向着公园大门那边努了努嘴。

  我彻底绝望了,慢慢站了起来,脱下了上身的T恤和下身的短裤,露出了经过锻炼的健硕肉体,在一个少年的面前。

  「内裤也要脱哦。」

  「妈的。」

  我骂了一声,但还是不情愿地脱下了身上的最后一块遮羞布。

  这样,我,一个二十几岁的男人,在一个十几岁的少年面前完全,彻底不设防了。

  只不过,让我有些不好意思的是,可能是暴露在外面的原因,我的肉棒竟然毫不争气地硬了起来!「看来,王哥也是个变态嘛,这样都能勃起。」眼前掌握着我们一家生死的少年一脸鄙夷地看着我的肉棒。

  「接下来,一只手握住肉棒,一只手捏着一只乳头,不要质疑,照着做!」没办法,我只能照着要求做出这种姿势,然后,只见面前闪光灯一闪,我这羞耻的姿势便被彻底记录了下来。

  「你在干什么!」

  我脸一红,出声道。

  「嗯?」

  吴凡眉头一跳。

  我心一冷,不再做声。

  「好的,那麽,接下来,跪下,当着摄像头的面,说出你的献妻献母宣言吧,不过,要比这张纸上面只多不少哦。」说着,他拿来了一张纸,让我看一遍上面的文字。

  我一脸铁青地读了一遍这个纸上的宣言,吴凡也趁着这个时候准备好了摄像。

  我闭上眼睛,深吸了一口气,对着镜头念道:「我,王家程,在此宣誓:

  一,?我的母亲,林梦溪;我的未婚妻,宋婉玉,从今天开始,作为她们的儿子,未婚夫,我愿意将二位女士献给吴凡主人,作为他的性玩具,如果没有吴凡主人的允许,我未婚妻宋婉玉,母亲,林梦溪的骚穴,将作为吴凡主人专用性处理器。

  二,?从今以后,只要是吴凡主人对于二女的调教,我必须在一旁旁观,但是没有他的允许,我不能出现在女士们的面前,也不允许打手枪。

  三,?我,绿龟奴王家程,不得做任何让吴凡主人不开心的事。

  四,?此宣誓词永久有效,如若主人有任何想到的条款,可以任意补充。」念完这屈辱的条款,不知为何我的心里反而松了一口气,「似乎就这么妥协也不错」我心想。

  「那麽接下来,该宣示主权了,」

  吴凡顿了顿,又下了新的命令,「过来,求我,让我允许你为我口交。」似乎念完这个奴隶宣言,我的所有反抗念头都消失了,默默用膝盖移到吴凡身前,随后整个人完全跪拜了下去,道:「请吴凡主人…」我还没说完,吴凡忽然打断了我:「唔…你未婚妻,你妈叫我主人都叫得我耳朵出茧子了,不想再听主人了,让我想想啊,既然我干了你妈,要不这样,你呢,就喊我爸爸吧。」「妈的这死小孩,我诅咒他家迟早要跪。」

  我的心里有一万头草泥马飞驰而过,但是不敢表露出来,只得无奈改口:「请……请爸爸让儿子为您口交。」「哈哈,好的乖儿子,来,帮为父把裤子拉链解了,这跟肉棒就赐给你了。

  」

  吴凡掐着腰狂笑。

  我只得顺从地解开他裤子拉链,这一瞬间,一只完全出乎我意料之外的巨龙,混合着一股刺鼻的腥味,打到了我的脸上。

  这是何等巨大的肉棒啊,我的肉棒虽然已经不算小了,但是眼前这根比我的大了足足将近一半,又粗又长。

  我强忍着腥味,以及被强迫为同性口交的屈辱感,吞下了这根肉棒,回忆着婉玉以前给我口交的,为眼前比我小十几岁的男孩,进行屈辱的同性口交服务。

  「啊!乖儿子,做的不错嘛,我的宝贝儿媳第一次为我口交的时候,甚至差点没含进去呢。而且不得不说,你的口技和你老婆有的一拼,不去做鸭可惜了。

  不过嘛,和你妈,还差那麽点。」

  他似乎想让我更加屈辱,在我卖力吞吐的时候,还用语言调笑我。

  我大约光着身子吞吐了一二十分钟吧,吴凡忽然按住我的头,将他的巨根完完全全插入了我的嘴中(之前由于尺寸问题我只含了一半),那粗大的龟头甚至顶到了我的嗓子里,让我有些喘不过来气。

  「这就是深喉么?」

  我强忍着窒息感,感受着巨大的肉棒在我的口腔中的抖动。

  突然,一股热流从龟头中涌了出来,冲进了我的嗓子,我强忍着咳嗽,将那滚滚热流全部吞进了肚子。

  「味道有点咸」

  我甚至还在品味着眼前这个男孩的精液。

  我下贱地张开嘴,向着吴凡展示自己一滴没漏,将他的精液全部喝了下去。

  「儿子做得好,比你老婆强多了,你老婆当初在吃爸爸精液的时候,一口都没喝完,没办法,我只能惩罚她喝了自己婆婆一泡尿了。话说儿子的你喉咙,和你老婆的骚穴有的一拼耶,为父很喜欢。」吴凡评头论足了一番,像摸小狗一样摸了摸我的头。

  摸了两下后,我不着痕迹地闪开了他的手,问道:「现在行了吧,我们是不是该回去了?」「啪」

  他忽然闪了我一耳光,「怎么跟长辈讲话的?」。

  「妈的,死小孩,以后要你好看。」

  我只敢在心里骂道,但是嘴上还是服从地改口:「请问爸爸,您还有没有什么吩咐,没有我们是不是该回家了?」「怎么,你就这么想看你妈和未婚妻被爸爸调教?」他用脚踢了一下我早已因为屈辱坚硬如铁的肉棒,然后掉头往回走去。

  「今晚就看爸爸怎么调教你的骚逼妈妈和母狗老婆的吧,哈哈哈」


  【完】

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全球华人服务,受北美法律保护。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警告︰本站只适合18岁或以上人士观看。本网站内容可能令人反感!

切不可将本站的内容出售、出租、交给或借予年龄未满18岁的人士或将本网站内容向未满18岁人士出示、播放或放映。

如果您发现本站的某些影片内容不合适, 或者某些影片侵犯了您的的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影片。

WARNING: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Years-Old !

  超碰成人公开免费视频_超碰免费公开视频_超碰在线视频这群人开将酒坛子打烂准备放火。